专业老师网上全方位辅导

详情咨询老师微信:78159258

小提琴持弓方法,它有几种?

《小提琴持弓方法,它有几种?》

在过去的百年间,小提琴与中提琴的演奏发展几乎与人类文明的进程平行。全球化几乎席卷了人类活动的方方面面,追求舒适与灵巧,几乎成为文明发展的共同方向,一项项记录都被打破。

持弓法方面,德、俄、法比学派的持弓方法之间的差异日益消弭,而到了新千年后,有时连一点痕迹都辨别不出了。

那就让我们尽量去给出一点“定义”,去看看一百年前各“学派”持弓法的异同吧。

德国学派持弓法

当时最理性的要数德国人的持弓, “德国学派”的持弓方式,基于这样一个说法:指尖是我们手指最敏感的部位,当你被针扎了一下,指尖的痛感往往会比(手指)其他部位更强一些。他们借助生理力学的定义,认为持弓接触点一定得是指尖,因为这样才能或者最佳的、力的反馈。

不过障碍也随之而来:为了完美做到这一点,大部分人的四指在指根关节就得弯曲,否则拇指本身太短,(若对不齐)是无法做到有效持握的。这我觉得也许就是“握弓”(bow grip) 这一表述的来源,用了“grip”(握住),而不是其他什么词。

当然,这个词并不太优雅,多少暗示着那是一种后天强迫的行为——你为了演奏,不得不这么握。而事实上,指根关节的弯曲一定程度减弱了沿着手指一路的神经敏感度,而马尾库(琴弓靠手尾端的长方形零件,德语“Frosch”,英语“frog”,或许它的形状和青蛙比较像),即弓根部位的转向必须得由刚硬直板的手型来控制,这貌似并不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法。

卡尔.弗莱舍在他的回忆录里,告诉我们约阿西姆大师是如何持弓的:“用指尖,食指触碰弓杆,几个最前端指关节保持成一条直线,而小指则保持在弓杆上的一点不动,放平。”结果是什么呢?在弓根处的换弓必然通过比较僵直的手指以一串复合动作完成的,非常难以描述。非要描述的话, 这种动作,是由手腕的水平扯动和小臂的微妙扭转复合而成的( 译者补注:约阿西姆曾描述这种手腕的水平扯动类似鱼尾的摇摆, 从生理角度看并不太合理,弗莱什也完全不认可)。

显然,这一姿势非常的不舒服,而且后来也证明,一些效仿者容易患上肌腱炎。

俄式持弓法

从这一角度出发,俄式持弓法或许是一个解决方案。它所倡导的是松弛的手——奥尔在他的《提琴学派》一书中有所图示。突出指关节虽仍在一定程度上阻碍着充分的手指弹性,但是却通过另一折衷的程序巧妙地规避了一部分:在长期训练后,演奏者能设法训练出一副松弛的腕关节与手指关节,尽管手掌与手指之间形成了较明显的角度。但不免显得十分刚硬死板。一个极好的例子就是米尔斯坦。恐怕没有第二个人能以他那样高度绷紧的手腕持弓,然而他演奏出的声音却甜美与顺滑得超出你的想象。

当海菲茨演奏时的手掌内旋地相当厉害时,在俄罗斯学派中的另一人大卫.奥伊斯特拉赫的折衷行为却完全不同。因为他的手指较短,所以看上去“指根关节的突出”这一表象,就不那么明显。出于对灵活性与松弛的追求,又在之后带来了一种要求:右手除拇指外的四根手指的间距加大了——而不是像德式持弓和海菲兹的俄式持弓那样四指相对并拢。实际上,直至奥伊斯特拉赫那个年代,这种四指松弛分张的手型,一向被嗤之以鼻呢。

大卫.达尔顿在他的书《演奏中提琴》里提到,他曾问过普里姆罗斯关于三种不同的持弓法。普的回答是:”我必须承认,自己不太肯定它们各自是什么样的。当然,奥尔学生肯定有一套——尤其以海菲茨为典型。当时,伦敦的那些学者甚至在海菲茨出现在荧幕上之前,完全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持弓法。海菲茨的持弓接触点大约在食指的中间关节与指根关节间的某一点,而手掌则强烈地内旋(或倾斜)。我感觉这应该是俄式的持弓方法。而所谓的德国持弓法,标志性的一点是,持弓接触点在第一指关节,更加靠近弓杆的顶端。这给人以一种奇特的感觉——就像人带着厌恶感触碰着某种爬行昆虫似的。而法比学派呢,由于伊萨依和我的师徒关系,我感觉它其实是萃取了上述各流派中的优点。”

乐尘小提琴课堂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隐藏,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

验证码:

请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,回复“验证码”,获取验证码。在微信里搜索“乐尘小提琴课堂”或者“yuechen398”或者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